主页 > 装修经验 > 装修前 > 设计阶段 > 追妻神器戴森……
追妻神器戴森……  
  •   有人曾问詹姆斯·戴森,为什么同样的产品Dyson会贵10倍?他想了想做出一个回答:

      满头白发的他,每次出现在发布会,都会被巨星般的欢迎,并且常常会皱着眉头纠正:“不,我是詹姆斯·戴森。”这也是他对自己被称为“家电业乔布斯”的标志性回应。

      一手掀起家电业五十年不遇的滔天巨浪,但戴森却不是理工科出身,他是学艺术的。

      早年父亲去世,母亲对他几乎放养,戴森的童年过得无忧无虑,这也养成了他天马行空的思维习惯。但作为一个自律性很强的人,他处处追求完美,常说自己是一个金牛座的外壳、处女座的内心。

      现在很多同学依然对那个天天不务正业,到处找地方画画的戴森印象深刻,当时,很多人都看好他未来的画家生涯。

      在大学期间,戴森除了到处画画,就是想做一个非同一般的毕业设计。对此,他在入学时就做了规划。

      他非常喜欢美国发明家、哲学家巴克敏斯特·福乐及其最有名也最“疯狂”的设计——球形屋顶。他打算毕业设计要做个向福乐致敬的圆型屋顶,再将其绘满抽象艺术壁画。

      在两人合作的一个月里,长发披肩的艺术系学生戴森自学了所有木工工具,这才发现:他俩做的是个游艇。

      游艇完工后,两人卖掉成品,买来原料继续。直到大三,戴森又才发现,自己被这位发明家拉着干了两年,他们不知不觉间卖掉了200多条船。

      在造艇的日子里,戴森发现,与其做个只能用来炫耀的毕业作品,不如留下些既实用又美观的设计。

      动手造游艇时,每次他都要用独轮手推车搬运零部件。一般而言,充气的轮子不仅容易被田地里的硬物刺穿,还总是陷进泥里。而自从手推车发明至今近千年,并没有突破性的发展。

      找到这个痛点,戴森决定试试。最后,他发明了球轮式手推车。这项发明不仅获得了1977年建筑设计创新奖,还登上了电视,给戴森带来了不菲的收入。

      1978年,当时31岁的戴森已是三个孩子的父亲,经营着一家手推车工厂。一天,戴森准备收拾刚刚购买的仓库,兴冲冲到商店买来一台当时最知名的胡佛牌吸尘器。

      一开始,吸尘器很好用,但仓库很大,清扫到一半时,吸尘器不光吸不进去,还因空气泵的排气装置,弄得屋子里尘土飞扬。

      当商家打开吸尘器时,哭笑不得。因为那时的吸尘器里有个集尘袋,胡佛牌的集尘袋是一次性的,满了就需更换。最后,好心的商家给戴森免费更换,让他回去使用。

      戴森有点不好意思,因为当问及集尘袋的价格时,他惊呆了:50个集尘袋的价格就可以买一台吸尘器。

      若干年后,功成名就的戴森回忆起这个时候的感想时表示,大家都已经习惯了集尘袋,他就是觉得集尘袋太不方便。“我想,我如果能成功地解决一个大家都能忍受的产品痛点,是个很有成就感的事”。

      直到一日,他到家附近的木加工厂买木材,发现了一个细节。工人锯木时,使用一个巨大的气旋式除尘器来收集木屑。这是一种效率很高而且不需集尘袋的装置,戴森眼前一亮,灵感来了。

      接下来,戴森体验到的,是“想法很性感,现实很骨感”。他尝试了各种设计,做了几百个模型,都没有达到自己心目中完美的目标。

      与此同时,他也没钱了。迫不得已,他将手推车工厂和专利卖了,还把房产抵押给银行来筹集资金。最落魄的时候,是太太在学校教书挣得微薄工资养活全家。

      5年间,他做了5126个原型机,逐一分析、评判,然后否定。直到第5127个,终于达到了他心中的期望。

      这款机器与当时市面上的吸尘器有所不同,通过空气泵抽真空,可以持续不断地保持吸力,而且不用吸尘袋。

      后来,有人问戴森如何能忍受5000多次失败,他只是轻描淡写地说:“从成功那儿你学不到什么,只有从失败那里你才能学到东西。”

      “因为失败了,你才能知道,什么work,什么不work。而且人生嘛,本来就是一座用来解决问题的大山,我很享受这一点。”

      2016年4月27日,当戴森手持一个粉色的吹风机走上东京发布会会场的时候,所有观众都惊呆了。

      人们无法想象,稀松平常的吹风机,居然被戴森变成了这样——中空、静音、不伤头发、低温度高风速。配合附赠的喷嘴,这台吹风机能在不影响发型的情况下,在最短时间内速干绝大多数的头发。

      然而,市场反应却异常积极,时尚界一片叫好,各大百货商场、电商平台纷纷售罄。

      研发中心组建了103名工程师的庞大团队,在戴森的带领下,4年间投入5000万英镑,做了600个样机,测试的各种人类头发长度加起来超过1625公里。只为解决一件事:

      传统的吹风机很多人都已习惯,因空气流速慢,为了尽快干发,就必须在吹风机内部添加电阻丝加热空气,一般气流温度最高能到150度,这不光带来噪音,更会对消费者的发质产生不可逆的影响。

      长久以来,所有生产吹风机的厂家都没有关注这两个问题的解决,反而在如何降低成本上下功夫。

      戴森看到了市场的空白。在他眼中,只要解决好这两个痛点,产品价格不是问题,消费者绝对愿意为一台能解决问题的吹风机支付哪怕高出10倍的费用。

      研发团队首先解决的是不伤发质。想要达到目的,就必须加速空气出口的速度。只要提高空气流速,适当降低空气温度也能达到快速干发的效果。

      通过几百次的测试,团队终于形成了现在中空的设计,能让出口风速加速3倍且不伤发质。

      有工程师向戴森请示,是否放弃这个特性,先推出产品。戴森不同意,他认为如果不能拿出一个划时代的产品,“我宁愿把设计扔进垃圾堆”。

      后来,研发团队从蝙蝠的次声波中找到灵感:既然马达转速不能下降,一定会有声音,那么如果提高转速到一定阶段,声音频率肯定会到达人类听不见的高频区间,这样就能解决静音的问题。

      最终,研发团队设计制造了一个仅重49克、直径27毫米、有13个叶片、转速高达每分钟11万次的第九代数码空气动力马达。

      在戴森的带领下,Dyson公司一直以来都将寻找消费者的行为痛点当作首要任务。在他们看来,只要投入精力解决这个痛点,就有可能带来一款划时代的产品。

      从吸尘器到空气净化器,再到风扇、吹风机、美发棒,乃至刚刚推出的台灯,戴森团队25年来研究气流和电能的结合,生产了一代又一代数码马达,将产品的体验不断提升,把其他厂商远远抛在身后。

      实际上,戴森研发中心研发的失败产品比想象中多得多,能够面世的都是经过重重考验的凤毛麟角。

      为了更好地天马行空和头脑风暴,戴森领衔在公司组建了一个独特的部门NPI。这个部门的日常工作就是做梦,只提出奇思妙想,不考虑其他。如果这个想法被评审委员会认为具备可行性,就会被拿到研发中心进行继续开发。

      同时,Dyson的工程师也是设计师。公司在灵感确定后,先不做设计,而是先培训负责工程师,教他们如何做设计,这样避免了传统设计与工程研发“打架”的现象发生。

      一次参加BBC的节目,戴森被网友问及:造一个Dyson分几步。他沉吟了小会,慢慢地说:“第一,你先找到一个常用的物品;第二,分析并找到影响人们顺利使用的痛点;第三,花精力解决它。”

热点标签
精彩专题